移动版

证券业大佬邓晖出局长江证券“隐情”

发布时间:2019-11-15 10:43    来源媒体:环球老虎财经

11月12日,有消息称,长江证券原总裁邓晖拟出任东吴基金总经理,接替东吴基金现任总经理王炯。


而就在11月1日,邓晖以一封217字的辞别信,告别长江证券。在信中,邓晖表示,是因个人原因离职,“我与长江前后风雨十六载,长江是我踌躇满志投身证券行业的起点;也是我激情满怀开启二次创业的支点;如今,成为挥手作别后了无遗憾的故园。”从信中言语可以看出,邓晖对长江证券有深厚的感情。


出局供职了16年长江证券的邓晖在2017年12月辞任总裁之位便已有预兆,这其中“隐情”或与“内斗”有关。


终出局


11月1日,邓晖以一封217字的辞别信,告别长江证券。在信中,邓晖表示,是因个人原因离职,“我与长江前后风雨十六载,长江是我踌躇满志投身证券行业的起点;也是我激情满怀开启二次创业的支点;如今,成为挥手作别后了无遗憾的故园。”


其实邓晖出局长江证券早有预兆。2017年12月26日,突然传出邓晖辞去长江证券总裁一职的消息,现任长江证券副总裁刘元瑞升任长江证券总裁,继而成为最年轻的券商总裁。


卸任了总裁一职的邓晖,之后又逐渐辞去长江证券(上海)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、长江成长资本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、长江证券董事兼副董事长等职务。


2018年11月27日,邓晖重新被选举为长江证券监事长。巧的是,其2013年底回归长江证券时也是先从监事长开始。“颇有成也监事长败也监事长”之意。


内斗愈演愈烈


2013年邓晖回归的时候,第一大股东是青岛海尔集团。2015年3月,邓晖出任长江证券总裁,一个月后,2015年4月,刘益谦通过旗下新理益集团斥资100亿,受让青岛海尔持有的14.72%的长江证券股权。


2015年,刘益谦旗下的国华人寿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交易方式买入4804万股,占公司总股份的1.01%。2016年,国华人寿增持长江证券2.37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4.99%。同年,刘益谦之女刘雯超买入公司股份47.4万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0.01%。


2019年4月26日,长江证券公告称,2017年5月23日到2019年4月24日期间,新理益集团通过集中竞价、大宗交易方式增持股份。增持完成后,新理益集团持股7.28亿股,占13.16%;新理益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共持有公司9.66亿股,占公司总股本的17.47%。截止目前,刘益谦此次投资或已浮亏超40亿元。


企查查数据显示,湖北国资旗下(武汉房地产开发、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)持有长江证券股权为6.96%。另外,湖北能源(湖北国资委旗下公司持股27.92%)持有长江证券9.17%的股权,不过公司控制权已经交于央企三峡集团,三峡资本控股持有公司6.02%的股权;葛洲坝集团持有2.46%的股权。


民资、国资旗鼓相当,长江证券表面上实控人是刘益谦,但董事长李新华仍由国资任命。作为资本老手的刘益谦花重金取得长江证券的控股权,本想着大干一场,可偏偏屋漏偏逢连夜雨,管理层内部却出现“派系斗争”。


2015年3月邓晖出任公司总裁,2016年3月份,邓晖带领全体高管公开竞聘上岗,改变了过去“能上不能下”的沉疴旧制,大胆启用一大批年轻员工走上管理岗位。在改革的同时也“借机”排除异己,拉拢自己人。两名副总裁、一名合规负责人、一名财务负责人职位均进行了人员更换。两名副总裁人选分别为湖北省建设银行会计、计财部管理人员背景的邓忠心以及长江证券研究部背景的刘元瑞。还提拔了罗国举任长江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。出局的则是原胡运钊时期的两名副总裁,胡刚和田洪。


邓晖是董事长杨泽柱一手扶持起来的,而杨泽柱与公司副总裁胡刚等原胡运钊(前董事长)时代的下属不和,老长江员工几乎人尽皆知。在杨泽柱任职董事长长达半年的时间里,一直不配合杨的工作。


虽然在行业内资历颇深,但据业界传言,邓晖在长江证券疑似扶持小团体,加上喜欢“运作”、讲究排场的个性,受到不少同事诟病,被指用人唯亲,善于喊口号等。


面对邓晖的这一切举措,刘益谦显得有些无能为力,曾在与人聊天时谈到,“邓晖每招一个自己人进来就是往自己脖子上多套一根绳,哪天干不好,就直接一勒。” 


2017年12月,邓晖辞去公司总裁职务,面对诸多质疑,26日晚间,刘益谦在朋友圈疑似回应邓晖离职事件,称“谁也不要装逼,几十年了资本市场见证了太多的人情是非,企业就是企业,算账经营是基本,行就是行,不行下课也是必然,没这么多复杂的,公司发展是所有股东的要求,不是我跟谁过不去,平常心看待公司变动。”


在邓晖任职期间,由于其大刀阔斧的改革,大胆启用一大批年轻员工走上管理岗位。这样的举措并没有给这家偏居湖北的券商带来多大的成效,反而由于操之过急导致营收、净利润开始大幅下滑,同时也为后期的风控埋下隐患。


2016-2017年,也是邓晖任职长江证券总裁的两个完整年度,营收分别为58.57亿、56.64亿,同比下降31.09%、3.71%;净利润分别为22.07亿、15.45亿,同比下降36.84%、29.98%。股价也从当时20元左右的高点下跌至目前的6元附近,市值仅350亿,缩水将近70%。


7月26日,98家证券公司分类评价结果出炉,28家券商评级较去年出现下调。其中,长江证券连降3级,从2018年的BBB级滑落至CCC级。


值得注意的是,一家券商评级一次性从BBB级滑落至CCC级,暴露出内部风险控制的极大问题。


10月26日,长江证券发布公告称,2019年1-9月长江证券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人民币1.51亿元,减少2019年1-9月利润总额人民币1.51亿元,减少2019年1-9月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人民币8821.28万元。


或许,目前长江证券所面临的是当初“激进”的改革必尝的苦果。


邓晖其人


邓晖,1966年出生,1990年毕业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金融学专业,1999年完成研究生学业。于1991年加入湖北证券(后更名长江证券),后担任湖北证券副总裁兼经纪事业部总经理、长江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董事、副总裁等职位。


2007年,长江证券借壳S*ST石炼,顺利登上深交所。不过邓晖已于2011年离开长江证券前往湘财证券出任副总裁,之后几年间又辗转德邦证券、齐鲁证券(后更名中泰证券)。正是在中泰证券的经历,使他声名鹊起,闻名业界。


2008年邓晖出任中泰证券副总裁,主抓经纪业务。任职副总裁期间,中泰证券经纪业务获得迅速发展,市场份额快速增长。2010年3月,邓晖出任中泰证券总裁。


出任总裁期间,邓晖大力发展中泰证券的投行、研究所、资管业务。2011年,中泰证券的投行业务量大幅上升,IPO数量在行业排名由第40位冲至行业第20位。至2012年年初,中泰证券的保代人数由过去的不到30人增长至60人的队伍。在资管方面,至2012年年底,中泰证券的受托资金规模从10多亿元在7个月的时间内增长至351亿元。


然而令人不解的是,就在中泰证券处于高速扩张之际,邓晖选择了离职。2013年底,邓晖以监事长的身份回归长江证券,并在2015年3月在董事长杨泽柱的提拔下担任总裁一职。担任总裁之后,邓晖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,在人才、管理机制等方面对长江证券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革。


其中,最大的改革就是实行市场化的人才选拔机制。2016年3月份,邓晖带领全体高管公开竞聘上岗,改变了过去“能上不能下”的沉疴旧制,大胆启用一大批年轻员工走上管理岗位。在改革的同时也“借机”排除异己,两位原副总裁胡刚、田洪都被替换。与此同时,邓晖校友、中南财经大学会计系毕业的熊雷鸣升职为公司财务负责人,原财务负责人陈水元平调为合规负责人。还提拔了罗国举任长江证券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,最“意外”的是出生于82年的刘元瑞在竞聘中脱颖而出登上副总裁职位。


可是好景不长,2017年12月邓晖便辞去总裁之位,副总裁刘元瑞升任长江证券总裁。2018年11月27日,邓晖重新被选举为长江证券监事长。2019年11月1日,邓晖以一封217字的辞别信,“彻底”告别长江证券。


此次邓晖出局长江证券,或许是对他职业生涯的一击重拳,不仅如此,对于始终偏安一隅并毫无业务见长的长江证券来说,修复之路更显的,漫漫其修远兮。
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